博雅旅游网 > 韩国旅游网 > 韩国 > 仁川

逛逛汉城厨房——仁川吃贝记

仁川的名气,来自于当年的美军登陆。有这样一首小诗:“采贝人要有慧眼呢/因为一不小心/你就会错过那和岩石一样颜色质感的贝/好像年轻时/很轻易就会错过一场/没有经过磨砺的爱情/别再错过吃贝啊/在这个马上要走远的春季。”

    小时候,夏天,在老家三通河里,用脚轻轻地探河底,触到尖尖的物件,大脚趾顺势下抠,有光滑的抛面埋在泥中,这时扎猛子入水,十有八九能捞出巴掌大的河蚌。

  

    我们轮流从家里偷出盐巴,从作业本上撕下纸片包好,带到河边。河坎上已挖好土灶,拾些干枝生火,用蚌壳当锅,就可以煮蚌肉吃了。这是少年时期最美好的记忆之一,午后的阳光灿烂,我们浑然不觉后背已被晒得曝起片片皮屑。

    没想到,这种吃法,居然会在仁川海边的饭店里遇上。烤贝是当地一道名菜,红得透明的炭火上罩一张铁丝网,各色鲜贝并肩排开,一顿野味十足的大餐就要开始了。

    贝们起初沉默着,不动声色。突然间,在炙烧之下,他们张开了壳,层层贝肉柔软剔透,极具观赏性;意大利人说它像鸢尾花,而法国人则把它比作“生命最本原的欲望之薮”,够逼真,够0。法国人新婚时,一定要喝葡萄酒,吃贝,以暗喻灵肉合一。说是暗喻,分明已经1裸了。

    但贝和鱼,一直以来都被视为比陆上动物低一级的种类。鲸得到过舆论和道义上的关心,因为它们数目稀少,又有讨人嫌的日本人不管不顾地捕杀。海豚乖巧,乐于娱乐大众,自然招人疼爱。大部分的、沉默的鱼和盲目的贝,从未得到过动物保护组织的注意,防止1动物法案也从未考虑过它们的利益。

    像今天,贝们在火网上挣扎,它们没有眼睛,不知自己身处何地;它们没有嘴,发不出自己的呻吟声。这是一种1,与活猴开颅食脑同理。与这种烤贝相似的,还有活鱼现吃,一种情况是,鱼肉已在客人筷子上,鱼嘴还要张合几下,这被认为是至高境界,掌声会让出镜的厨师乐歪了头上的高帽子,却没有人关心桌上那条垂死的鱼,还在用越来越模糊的眼睛打量着这个混乱的现场。

    贝的一生,都生活在黑暗中。贝的行走,也是造化无理的设计。猛兽如虎狼,宠物如猫狗,都有利爪或肉垫;家马是要挂铁掌的,野马则在草上飞奔,磨擦系数小很多;牛有胶质硬蹄,鸡脚上,也裹有坚韧的硬皮。只有贝,要把柔嫩的唇伸出壳外,在沙地上或礁石间为自己开出一条路来。它们不一小心就会被刺伤,那时,他们一定会把行走的唇缩回壳内,他们是否会因疼痛而暗暗抽泣?

    可是,眼下,贝肉已在壳内沸腾,他们原本用以行走的唇正被火焰燎焦;红酒已斟满,餐巾雪白,贝肉被撕下时,弹性十足,佐以辣酱及芥末,半生半熟间,鲜味会在食道间一路欢歌抵达胃肠深处。而窗外,仁川西海在淡淡的夜幕中高声涨潮,正是登陆的好时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