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韩国旅游网 > 韩国 > 庆州

闪耀千年的美丽微笑

斑斑遗迹,炫耀着跨越千年的自信,灼灼其华,依然散发着古色古香的文化气息,悠悠岁月,展示着原汁原貌般的勃勃生机。

  “千年的微笑,栩栩如生,历史在此复苏。”这是庆州旅游宣传册扉页上的文字。韩国的历史集中体现在庆州,这里是一座没有屋顶的天然博物馆,是韩国青少年文化传统教育基地,爱国主义教育的活教材,韩国国民中学毕业之前,必须到庆州接受一次直观的活生生的教育,自幼播种爱国的历史的文化的种子,在个人成长中建立强大的自信。

  

  这座仅有1323平方公里29万人口的小城,却是公元前57年至公元935年古新罗的首都,早在1979年,就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指定为世界十大历史遗迹地,1995年佛国寺、石窟庵被指定为世界文化遗产,2002年庆州一带的5个地区也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为世界所公认的历史都市。

  同时这里以韩国第一旅游之地而闻名世界,是外国游客访韩的必到之处。而对于九华山人来说则更加亲切,庆州是九华山地藏菩萨——金乔觉的故乡。

  这个古新罗王子,放弃了位极人君的登峰造极,历尽劫难,渡海来华,一心向佛,终生实践着“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的立佛宣言,直至99岁圆寂,他开辟的九华山地藏道场,至今香火鼎盛,佛愿绵绵。

  金乔觉这个无意之中的文化使者,让九华山与庆州结下了不解之缘,这缘是佛缘,是超越千里之外的心心相印。于是,正象韩国人游中国必到九华山一样,九华山人到韩国不游庆州是没有理由的,这个理由就是佛的缘分。

  这个漫山遍野都是遗迹的小城,因为是韩国历史的见证,是韩国文化的根基,所以庆州一带受到政府的特别保护。这里不准开设有污染的工厂,天是那么蓝水是那么清,不准破坏山体和植被,山永远是那样绿,文物的维修,古迹的保护,房子的拆建,既是政府的统一行为,也是国民的理性行为,决不允许随意妄为,连普通民居也保持着固有的生存状态。

  踏上庆州的土地,白墙灰瓦三三两两地簇拥着,静静地躺在蓝天白云之下青山绿水之中,俨然是一幅幅水墨画,那屋顶极富有特色,飞檐翘角,幽幽缓缓,远远望去,中间微凹,瓦路十分清晰,形象尤为壮观,从飞机上鸟瞰,更能感觉人与自然的大融合,那么妥帖自然,那么逍遥自适,丝毫不觉得牵强和突兀,即使你闭上眼睛,也能感到强烈的视觉冲击波,你的心也会被人性化的庆州俘虏过去。

  走进庆州,你会感到古老与现代、历史与未来、人文与自然在这里有了亲密无间的相融,无论春夏秋冬还是日出日落,这里都散发着历久弥新的文化韵味。

  这里山海相连沟壑相连道路相连,城市的中央是古坟公园,又叫大陵苑,陵园的中央矗立着巨大的七座新罗王陵,它的周围遍布了23座古坟群。徜徉在古坟间,你不仅仅是体验神秘高古和豪迈,更重要的是在这个历史的隧道里寻求超旷的存在之谜。

  那直观的感觉和意象,会不知不觉间逸兴湍飞,焕发“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幽古之思,那雄强和专横刹那间“宫阙万间都作了土”,兴许我们还记得桐城张宰相的两句诗吧,“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不论是什么方式的凭吊和拜谒,都纠缠着一种拂之不去的怜惜、遗憾和伤感的情结,古今依然,中外依然,后人于今人亦依然。

  佛国寺位于吐含山的西南侧,信步而入,绿树成荫,亭亭如盖。寺内各殿始建于公元751年,但在1592—1598年惨遭焚毁,寺内代表千年新罗文化精髓的大雄殿、极乐殿、毗卢殿、观音殿都是数次修复而成,而真正保持原貌的只有建筑物的石造部分。

  紫霞门的青云桥白云桥上的石刻,回廊与大雄殿丹青造像色彩鲜丽,多宝塔、释迦塔、极乐塔的雕刻栩栩如生,还有殿内散落着的国宝级佛像,无不显示着当时新罗文化的登峰造极。石窟庵与佛国寺同时被登记为世界文化遗产,也始建于公元751年,当时宰相金大城为了追悼他的父母而建。

  1909年在后山发现的人造石窟中,释迦如来端坐在圆形花岗岩上,高达3.26米,四周壁上镶有观音立像、金刚力士及四大天王浮雕,不愧为佛教史上的杰作。漫步于石窟庵长达三公里的山道上,沉醉在宜人的景致之中,令人浮想联翩。

  相比之下,我们九华山对遗址和文物的保护遥不可及愚不可及,别有情趣的旃檀林,富有历史的天台寺,记录着九华山历朝历代佛教兴衰史,凄凄岁月飘摇风雨苍苍古寺,累积着多少尘封的记忆时代的沧桑啊!然而,它们竟然在愚蠢而短视人的眼里,在信口开河头脑发热的刹那间,那些珍贵遗存顷刻化为灰烬,永远见不到天日,那可是历史的积淀啊!那可是九华山的特色啊!

  代之而起的尽是千人一面富丽堂皇钢混结构的宏伟殿堂,什么大雄宝殿大悲宝殿,而我觉得这些人就是缺乏大慈大善之情怀。对于这些随意者的翻云覆雨急功近利,与佛教宗旨与捍卫文化保护遗迹都相去甚远,对于这些所谓入佛通天的千古罪人,我们义愤填膺只能化作望洋之叹。

  再反观九华山所处的周边环境,炸山开矿弄得伤痕累累狼藉斑斑,惟利是图者趋之若骛,个体的私营的合资的外资的,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山体破坏了,植被破坏了,自然和文化在这里不仅不能融合,还显得那么寒碜而狼狈,青山绿水之中,马达声声,机声隆隆,乌烟瘴气,这是繁荣昌盛吗?这是与时俱进吗?这是以人为本吗?

  而某些人却振振有辞的说:“招商引资是压倒一切工作的重中之重!”只有经济发展了,文化才有“钱途”。这种理念貌似有理,实乃愚蠢之见,而就是这种短见,却能大张旗鼓招摇过市,摇旗呐喊者甚众,撑腰鼓气者甚众,舍命陪君子者甚众,最后是利益双赢私囊中饱,而为此付出代价遭受践踏的是山水资源是隐形文化是道德理想。

  庆州,跨越千年依然美丽。金乔觉如果能活到现在,不知作何感想,他还能固守由他亲手开辟的地藏道场吗?是否回到庆州另辟道场却不得而知。两相对照,我们九华山是否能从中汲取到什么呢?

  作为有着更深背景和文化根基的佛教名山,作为世界自然与文化双遗产黄山的姊妹山,九华山必须树立人文和自然协调发展的忧患意识,必须树立文物保护的深层理念,以长远的目光长效的机制建立长远的人文关怀,这是僧俗两界所必然面临的问题。

上一篇:天赋奇景的鲍石亭遗址和骨窟寺
下一篇:千年古都庆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