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韩国旅游网 > 韩国 > 韩国

韩国内藏山游记

现在一想起内藏山,就会立马联想到,生死悬念,九死一生,死里逃生,这样的词眼,充满恐惧,可是,如果要我再去一遍的话,我还是愿意的,谁不愿意当神仙呢?即便是需要付出代价。

    去年初冬,和认识的中国朋友,一起相约去看内藏山的丹枫,那里的红枫,刹是美丽,许多有名的韩剧都取景于此山,一般,要是看到,男女主角,手拉手,相携于枫林漫步的话,十之八九是在内藏山拍摄的,所以去之前,大家都互相开玩笑,说不定会遇到个明星什么的。

    经过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我们终于到了,韩国全罗北道的内藏山脚下,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棵俊秀挺拔,红颜泫然的枫树,静静立于入山门口,仿佛早就胸有成竹,就只待你来。我还没下车,就赶紧拿出相机,准备大杀菲林,朋友笑话我,说山里风景更美,菲林用完,可别后悔。

    停车时,发现已经挤满了早来的游人,拖家带口的,登山会的。我们选择从中间通往,内藏寺的路线,开始入山。因为是初次来,就找了个韩国人当导游,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大叔,看起来挺可靠的。

    天微微有些阴,远处的山峰,都没到了云雾里,若隐若现,仿佛披着一层薄纱的处子,撩拨人心。沿路都是渐染渐红的丹枫,铺天盖地,遮挡了上空,仿佛最近的红云降临,只要一伸手,就可以随便抚摸到。缓缓地前行,悠悠地欣赏,宛如进了童话王国,红尘中的名利,都消散尽无,只余下那一点,和自然交合的简单欲望。

    人都说,旅游时候,看那些到处照相的,大多数中国人,这个真是不假。我们几乎在每棵枫树前面,都要留下身影,因为美丽到让人无言,只好没有思考,最简单直接地,就照好了。

    一路饱尝美景之后,终于到了内藏寺。迎面就是内藏寺一柱门,通过这道门,就进入了佛的世界,门似船形,横批内藏寺三个大汉字,高约七米,所谓一柱,即一心侍佛的意思。沿途走过浮屠群,是逝去僧侣的坟墓,浮屠大多数以石钟模样模制,还立着许多长明灯,到了夜晚,盈盈点点的光,无比静心。和浮屠一起相守的,是一棵大概超过三百年树龄的白松,据说是松树科中,最稀有的,树皮略呈银白色。

    再往下,就是通往寺庙的第二道门,天王门,门内四天王,威严伫立,俯视着来来往往的红尘众生,默默无言。路过楼阁它禁栈,三层释迦踏,便是大雄殿了。此殿时内藏寺的佛法堂,整体雕梁画栋,飞檐走壁,不愧为大雄。屋檐上挂着木鱼形风铃,在风中摇晃,发出清脆简约的声音,听了以后,内心渐渐觉得明亮平和,有很多游客,专门拿了录音设备,去录下带走。

    佛坛上供奉着释迦如来坐像,右手正施无畏印,面容宽达慈悲。佛像后面背景是,描绘释迦牟尼说法的灵山会像图,两边是两束净洁的白菊花,再往外站着守护佛祖的夹侍佛。还没进门,就看见殿名下面,趟着条横幅曰,大学入学考试祈祷,许多人都虔诚地,在里面礼拜1上,交上佛供钱,福至心灵地,默默祷告。大部分都是为儿女前途乞求的中年人,真是父母对孩子的那片心,天下大同。

    内藏寺的冥府殿大约有五间,侍奉着地藏菩萨,和阴间十王,死去的人,就被他们审判,其中权力最大的,要算是阎罗大王了。右侧是梵钟阁,此大钟与左边的巨型木鱼,都是在四物之属,钟逾千斤,倒扣于地上,木鱼栩栩如生,唇边的胡须和鳍翅似要游动,嘴巴微张,仿佛已经吸进了莲花池中的灵水。

    在僧侣休憩的院落中,有一青瓷石槽,似是莲花纹酒杯的放大版,模样飞扬美丽,就像是春天灿烂盛开的一朵白莲花,槽内时时充满清水,上浮荷叶形状的小瓢,游人可以自行饮喝。我喝了一瓢,果然清甜爽口,腻滑浮轻,落入腹中,似可清洗烦恼,平心静气。别人看我沉醉,都纷纷尝试。

    因为赶着时间,只匆匆如蜻蜓点水,路过白衣观音殿,殿前是一片绚烂朴洁的玉黄色的花地,殿内普度众生的观音,以如画女子的模样,静冉安坐。每到一个寺庙,我总是会勤力拜侍观音,即使别人都高声催促离开,还是忙中拜了拜,虔诚许下千百万小女子的,一样的心愿。

    出了寺,便是金仙溪,与寺内的垸堤溪合流,构成内藏山唯一的一处低水地,缓缓前流。此处的金仙瀑布,因不是雨季,也无缘看到了。瀑布滴坛两边,都是无比腻滑的岩石,据说,从天上降临到神仙峰的仙女们,到这里瀑布下来洗澡,为了阻止世人前来0,就沿神仙峰,一路而下,用脂油涂抹岩石,才形成这样的油脂岩。我想试试,结果一脚滑到水池里,两只手想攀住个什么,却只有滑,果然名不虚传,惹得旁人哈哈大笑,我不服道,不信,你们来试试啊,却无人应答。

    在往上走,就真的是爬山了。沿途路两旁都是些堆得整整齐齐,比较大的石塔,问导游是何物。导游说,这都是人们为了祈愿而堆砌的,随行很多人都纷纷寻找石块,亲力亲行。

    因为沿途的油脂岩,后人就搭筑了上山栈桥,很容易就可以登上紧挨着的,高约717米的喜鹊峰,就在这里,发生歧义,和那个韩国人导游一起,早登上来的人们,突然不见,消失了踪影,不知道往哪个方向去了。韩国人有名地爱爬山,这样的小峰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所以,那个导游就不由自主,自然而然的,以韩国人的速度,冲到了我们看不见的前路。剩下来的人,除了两名男的外,其余都是女将,站在峰顶,眺望着还没有被雾气遮住的内藏寺,面面相觑,不知何去何从,气急败坏地埋怨那个大叔导游。

    此时,已是下午四点多了,再也不能耽搁,否则就要露宿山野。大家听天由命地选择了路标上神仙峰的方向,刚刚听人提起过,总算有点印象,比去那更无所知的地方稍微强一点。大家心里,此时已经留下了忧虑的阴影,刚刚在寺里,禅染适意的心境渐失渐无,只匆匆爬坡上山。往神仙峰的途中,栈桥无比陡峭,几近九十度,每个人都小心翼翼攀援着扶手,一个不小心,就葬身山崖,这可不是开玩笑,颤抖的心和双腿,足以证明。

    不知经过多长时间,终于登上峰顶,大家都以为这下,下山就可以了,纷纷在峰顶,一0坐下,揉绰自己的双脚。峰顶有几个小巧的脚印,即为传说中,仙女的足印,仔细看看,还真是那么回事儿。我和田老师,站在一旁,眺望着远方,整个内藏山脉,发现我们正在云雾包围中,近处根本感觉不到的,细细渺渺的烟云,丝丝缕缕,缠绕我们,在头发丝里游荡,这种美妙的抚摸触感,只有静下心来,默默会意,才能体察到其绝妙温柔缱倦,真似仙女下凡徜徉。远望枫林,渐层渐染,在绿色中,枫树头,仿佛可爱的小蘑菇,点缀在锦绣上。留下了不少经典纪念照。

    休息完毕,欲下山,四处找路,才发现,竟然没有下山的路径。坤在一旁喊道,这里有路。大家跑过去,发现类似悬崖,近乎九十度,但是仔细看看,却是似乎是条路,半道上,隐隐还有被抛弃的糖纸,在翻飞。没有别的办法,只好下。我的鞋相对有些滑,看着这样的情况,我都嚷嚷,宁愿冻死峰顶。田老师喝斥我,保持集体主义精神,在这种无人险境,自助者天助。几乎似瘫子,滑下去,若非小眉不时拉着我,就有好几次险些收不住脚,如脚下的石块一样。

    坤在最前面,突然惊呼,没有路了。紧跟着的田老师,紧紧攀着无甚可攀的岩石,也跟着大声喊道,大家别下了,前面没路了,快回转。我的眼泪,就是在那刻,再也忍不住,心里懊恼,活得好好的,干吗要来遭这份洋罪啊!那委屈,似是在责备自己,又埋怨导游不负责任,在心里揉过来,揉过去,索性坐在那里不动,抱着一棵小树,抹着泪说怕不上去了。别人看我的样子,都心事重重,田老师眼里,竟也含着点点泪光,我们在这个境地里,统统开始绝望。已经有人想象在此过夜,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况。

    本是阴天,已经略微打点黑泅。空气在轻轻流动,我们却静寂凝固了。田老师勉强说道,快点爬上去,总比挂在悬崖好。大家正要开始行动,就听得有人喊的声音,啊,原来是先前走的人,返过头来寻找我们了。力气和希望霎时充满全身,不一会儿,就上去,看见上面的人,正双手捂成喇叭状,在大声喊呢。我们兴奋得连责怪都忘记,转眼就将刚刚的情绪抛开,在隐隐的暗色中,互相拥抱。

    原来他们走的是另外一条捷径,先前的人,已经在山下等待好久。下山的路就在峰顶碑刻的后面,可从表面看,碑刻后面就是悬崖,谁也没有想到,会有一条路,所以刚刚竟然连探看的人都没有!可见眼睛所见的,并不一定是真理。

    在夜色里下山,根本就无法辨认脚下的路,只是胡乱往前走就是,我连着滑到三次之后,手和其他的部位,都流开了血,我怔怔感觉到,腥热的血液,沿着皮肤,缓缓前行,疼痛反而感觉不到。涛抛下他的女友,过来扶着我,让我拉着他的手,大胆往前走就行,倒的话,有他在前面挡着,听着这话,我心里一阵温暖,又对他女友抱歉,欲拒绝,他已握住我的手,开始前行。深一脚,浅一脚,不时歪倒,我几欲抛弃,涛使劲帮我掌握着方向,在前面倒着走,探路。

    黑暗中,他的那双手,忽然让我无比痛怜虚弱,难道曾经不也有这样一双,属于我的手,总在每时每刻,都会扶持着我么?涛感觉我忽然似自暴自弃,不顾脚下,毅然决然迈开脚步,连忙寻找话题,问我下山后,想吃什么,现在饿不饿,还开玩笑说,刚刚在上面有没有骂他,扔下就自己跑了,我不时简短回答。

    等到下到山脚下,我连忙松开手,跑到燕姐旁边,不时感谢,肯借男友我用,她含笑说,我比较勇敢,那时并不需要他,呵呵。我紧紧挽着她的手臂,仿佛倚着最亲的人。

    车已经开到临山下,是附近一山民带的路,坐在车上,刚刚的恐怖,绝望,仿佛都似一场梦境,那么不真实。人生在困苦的时候,是否可以,就将它当作一场虚幻,在里面,奋力挣扎,竭力战胜,期待醒来那刻的到来,佛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霜,应做如是观。

    我们的车正开往梦醒的路上,我则睡着了,歪在田老师肩膀上。

上一篇:韩国美食游记
下一篇:了解炸弹酒才能理解韩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