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韩国旅游网 > 韩国 > 韩国

天涯何处是食乡(图)

最近刚从首尔办事回来,事办得好可是吃得平常。到韩国我对吃本来就不存奢望,这地方一向不是一个饕餮之国。在香港我倒常吃韩国烤肉,香港的韩国烤肉都是腌过入足味的肉,在韩国吃的所谓三层肉,其实正是我喜欢的五花肉,可是他们用没有腌过的肉,远不如港式也许不正宗的吃法。

  这次到名店土俗村吃韩国名菜人参鸡。它的做法,是在鸡肚子里放上一条人参,再填满主要是糯米和其他作料,放在砂锅里煲汤。结果糯米煮烂,煲出来的非汤非粥,味道也只是平平。土俗村其门如市,应当很有名,它的建筑物真的像一个村子,一幢幢的小房子,但除了一间屋子外,全是韩式盘室席地而坐的用餐间,我也坐不惯。

  

  这里一份人参鸡附送多种配菜,取价也只是人民币100元上下,不算贵。我发现在韩国,人民币很流通,找换店都接受人民币。

  另一名店明洞饺子我却很喜欢。他们饺子的皮比较厚,我喜欢它的囗感,味道也不错。餐厅有服务员专责给客人无限量地添泡菜。事实上可说不论在韩国哪里吃什么,总是配以泡菜。泡菜应说是韩菜的“国食”?

  酸辣之于韩菜,一如麻辣之于川菜,是韩国的“国味”。我也喜欢吃点辣,可惜不喜欢吃酸和麻。而在首尔,有时路过进店吃点什么,往往是酸辣味,连看似中性的一碗菜汤,也会是酸辣的。我又不会说韩国话,说不清楚。

  吃地方菜要尽兴,语言极为重要,因为必须不耻下问。上次到釜山,看到鱼市场的无数海鲜店(或摊档),食指大动,也因不会说话,没吃上。有几间店有英文招牌,却又怕这是骗游客的店,既多花钱又不好吃。我认为釜山鱼市场的海鲜,应是韩国最值得吃的。不过我只是凭经验瞎猜,自己也没吃过。几次到釜山我都是给邮轮带来的“钟点游客”,惭愧。我认为釜山比首尔有情调得多。下次想专程坐飞机去,一定会一到便直奔鱼市场的海鲜档吃第一顿饭,吃得满意便天天回来。

  韩国人特喜欢吃猪手和猪蹄:在当地人的食街,例如南大门附近的市集里有像香港女人街的小街,我看到多个专卖猪手与猪蹄的摊子和小店。其中一间生意特别兴旺,据此我猜这店应是猪手店中的状元,于是不用思索便推开店门,坐上刚空出来的桌子。

  虽然语言不通,可是指手划脚后也知道,要吃元蹄必须点全只。尽管有小只的,可我一人孤掌难鸣,也吃不下。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吃不完打包:因为次日早晨回香港,这只猪蹄要坐飞机远行了。

  一整只猪腿,再加汤和许多小碟,当然少不了泡菜,我吃不了1/3,幸亏价钱也不过是15000韩元(大约100元人民币吧?)。猪蹄我所爱也,这猪蹄啖啖肉,也不能说不好吃,只是似乎简单的烹调,平平无奇,比上海式红烧元蹄的重味调制差得远了。

  我之所以必吃韩式猪手,除了我爱猪手外,也因为我计划在成都开一间独沽一味的店:卖我创制一致好评的猪手,叫做“猪手大王”。我发明用桂花醋猪手,我认为与广东式的用甜醋和老姜的猪手堪称猪手烹饪的两绝。德国著名的猪后蹄(Schweinehaze),巴黎原街市名店AuPieddeCouchon的制作都不是对手。韩国人特爱吃猪手,也吃不出名堂来,可见韩国不算饕餮之乡。我最喜欢的除了明洞饺子外,还有一种街头小吃:用鱼胶做的长长一条,穿在竹签上煮熟。我不知其名,但我会站在食摊旁吃它三四条才够!

  古镇煌

  在香港声名在外,以散文手法写作经济、投资、收藏、美食和旅行方面的文章著称。旅居英国十余年,随后做起“北京新移民”,在什刹海的一个四合院开起了私房菜,最近更把餐厅迁往成都杜甫草堂邻。资深邮轮玩家,坐过40航次邮轮游遍欧洲、加勒比海、阿拉斯加甚至南美。

  

上一篇:海鲜环绕济州岛 畅饮韩国美食(组图)
下一篇:细嚼慢咽韩式定食(组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