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韩国旅游网 > 韩国 > 济州岛

韩国济州岛:一个荒凉的地方

到的龙头岩的时候,海在天边和天空混在了一起,在这个有些微冷的阴天,海水拍打着龙头岩,随后又散开去成了碎的浪花.无论什么时候,怎样的心情,能看到大海总能让我的心飞起来.不规整的火山石将整个济州的土地围了起来,黑色的土地散发着海岛特有的一种咸湿味道.在这个雨后的下午,岛上显的很安静,除了游客没有看到更多的原住民,后面几天的行程也并没有多少的不同.巴士按着每日里走的路线,带着这一车人穿行在这个石头堆积的岛上, 阴雨的天气给兴奋而来的一车人带来了一种莫名的沉默.一直到车子停到挟长海滩的那一刻.
  

  挟长海滩,从车窗看到的第一眼就让自己有些目瞪口呆,车上也一阵骚动起来.海的远处是碧蓝,到了近处则是一种透明的青绿色.沿着海滩散了开去.这个景色只在马尔代夫的宣传画中见到.迫不及待的脱了鞋子,向着海滩奔去,白而细软的沙子,踩在脚心特别的舒服.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大海,有些不敢相信,真的有这么美的海面.脸朝大海,很是放肆的大喊了几声,太阳也很配合的露了两分钟脸.风非常的大,握着摄象机的手上下晃动,镜头里的海水一直在延伸,几个兴奋的韩国人就着简单的防雨衣服,直接泡到海水里面去了.如果天气晴好,也许将会更加的迷人吧!努力的想把这一切完美的纪录.下一次再能看到这么美丽的海滩,该会是什么时候?

  松岳山,因为<大长今>而闻名,长今的大幅剧照也立在拍摄洞口.依旧是大海,但却有些不同.前面大海中的兄弟岛,相视而立,镜头拉近,让海水将他们分开,感叹天造神奇.天开始微雨,对于所谓怪坡是兴趣不大的,径直的走到小店,看到荞麦包子,正好给饿的厉害的肚子填充点东西.由于上世纪初日本对济州的占领,一些上了年纪的岛民还是能讲一点日文,和店老板亲切的交流了几句,老板娘出来两句中文,让我赶紧跑上车去了.

  语言不通的感受,还是在这个岛上切身体验了一番.晚餐,想来中午的韩国特色海鲜汤不合我们的胃口,去了一家烤肉店.没有菜单,就着墙上贴着的韩文和照片,比划半天.本地黑猪味道果然不错,结帐的时候发现还是弄错了几个意思.还好总是应付过去了的.邻桌的同团团友就简单许多了,给老板指指我们的餐桌,照样来一份就打发了的.最闹的当属同行的社长,看着看板的韩文,一字一字的念完,问什么意思,告诉我们说,他只知道念,并不知道意思的.所有人倒.

  酒店的赌场稀稀拉拉的坐了三四桌,完全看不懂,很知趣的站了两分钟后退了出来.火气很重,咽炎发作,济州的首晚临睡前痛下决心,明日一定戒烟一天.但下决心是不会让咽喉好受一些的,随身带的含片并没有多大的功??,迷糊中仍能感觉咽喉的痒疼难忍.

  东字2007.06.20 上海梅陇http://blog.sina.com.cn/kakutoukou

  (挟长海滩)

  2007-06-16

  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司机中日英文完全不懂,可恨为什么北京的的哥能操七八国语言,而这里的的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拿了地图和事先准备的地名翻译资料,手脑并用中日文夹杂的说了什么自己都不大清楚的,司机则一大段一大段的韩文,很是激动,想即使明白了我说的也不用这么表现吧.感叹自己为什么不懂韩语呢?之后两天一直坐他的车,左比右划的,两天的行程总还是比较顺利过来了.

  车从济州市出发沿走95号公路,要从汉拿山的西侧穿过.到西归浦市去.车行到汉拿山脚下时,开始下雨,当穿过了汉拿山立马的雨过天晴.之后就发现只要到了山脚下,这附近总是下着雨的.路上看不到一个行人,也没有骑自行车的,所有的人都是在4个轮子上被拉着跑的.荒凉的济州就是这个时候喊出来的.这个司机车速比较快,有点特别,因为发现岛上的大部分的车子速度不快.行人优先与其说是一种规则,不如说是这个岛上的一种行车道德.有两次我站在路中间想着让车,而左右的车却都停下来让我先行,有些错然.

  穿过汉拿山不多久,就看到了那道彩虹,卧在一个小小的盆地上面,彩虹上面更有一个更大的彩虹挂在半空.盆地上的五彩斑斓象极了一个盖子,吸引许多的车子纷纷停在路边,太美丽的东西总是不会停留太久的,景色也罢,感觉也罢.天气依然有些阴沉,相机是无法完美的拍摄下来的.有些时候的有些东西,根本就应该只停留在记忆中吧.

  泰迪熊博物馆,一个真正熊的王国,从国王到庶民,从古代王室宫廷到未来月球宇航,从时装秀舞台到村庄田野,许多的泰迪熊故事一一都在各个橱窗里发生和呈现着.眼睛和手都有些忙不过来,摄象机和相机交替纪录.如果有足够的时间,或许真可以矮下身来,细细观察一番.有些可惜的是我对泰迪熊的许多无知.比较注意的倒是世界上最贵的一只泰迪熊,标价2亿多韩币.多贵就不用多说了的.底楼的卖场,最温馨的当属三口之家的组合了,难道熊和人一样,最脆弱的东西也会是心中最温情的.

  从植物王国的如美地出来,就开始嚷嚷要吃石锅拌饭,将韩语名词找出来告给司机,他竟然有些茫然神色.事实上他拉我们去了多家餐厅,都没有找到石锅拌饭,最多的是海鲜汤-这个被我们彻底否定了的韩国料理.看出我们的依然坚持,司机很是认真的开始询问起路人来,终于在那个壮观的世界杯体育场附近找到一家,当看到石锅的时候,感觉又辛苦又饿,真真不容易了.事实上后来才知道,济州岛上有这个料理的店还真不多.味道当然是和国内的不一般了.也才知道,我一直喜欢吃的锅底焦饭确实就是这拌饭里最好吃的了。

  网上评论的天地渊瀑布用了[尿尿]来形容,虽然有些粗俗,但还是感觉很贴切.和井冈山的落差120米的彩虹瀑布,或者庐山的三叠泉相比,实在相差甚远.一直很期待的海底潜水艇,虽然没有想象中五彩斑斓的海底世界,但也算一种海底体验了.返回的船上,突然的想起济州之行返回上海后,需要做的一个决定,或许之后的如此般同行,将不再会有了吧.晚餐,选择生鱼片海鲜类,极贵之余,出来的东西总和想象中不太一样,不过老板蹩脚的日语总还是能简单沟通一点的.

  

上一篇:朴素的蜜月旅地——东海湫岩海水浴场
下一篇:韩国首尔:熟悉的陌生城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