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韩国旅游网 > 韩国 > 韩国

韩国名人的心理之困:自杀是韩国的流行病(2)

心知肚明的潜规则

    所谓的娱乐圈潜规则并非韩国特产,它在全世界大肆泛滥。不过,在男权主义的环境中,它的繁衍更是会以几何级数的速度增长――因而对韩国众多女性艺人而言,潜规则的灾害尤其严重。潜规则的参与者之一自然是位高权重、财势雄厚的韩国男性,经纪公司则以1者身份自居,将纳入旗下的女性艺人视为徒有外表的工具,存在的唯一作用是让金字塔尖的男性得以享用兔子般温顺的旖旎美色。

  

    陪酒、应酬、忍受各种来自肢体和语言的骚扰,无权拒绝,否则会被辱骂、殴打,这就是被潜规则盯上的结果。张紫妍是这一潜规则的典型受害者,若非一份自白书被大白于天下,她也许永远也无法道出自己曾感受到的屈辱、悲凉与怨愤。

    圈中人证词:说没有就太假

    马雪:曾有一个记者朋友问我,韩国是不是很黑暗,公司要女星陪睡。我当时是这么回答的:好像中国也有吧,中国一部分明星还主动要求陪睡.....。当时对方也同意了我的观点。其实这种“应酬”也许不仅发生在演艺界,别的行业也不一定没有这种现象。女明星应酬客户我认为也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韩国有些女明星陪睡,到底是公司让去的,还是自己主动的也很难说。据我所知,有些现在走红的明星就是一路“睡”出来的,中国也不见得没有。

    谭杰文:所谓潜规则,我觉得是一个巴掌拍不响,没有人会去逼迫你做什么事情,你去问其他经纪公司的老板应该会跟我有一样的想法。要怎么做、该怎么做全是取决于艺人自己的看法,大环境没有那么龌龊的,只有少数人会搞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这种事是逼不出来的。

    把脉韩民族性格

    每一种文化对于自杀都各有不同的解释。基督教认为自杀是罪恶,日本文化中则认为自杀能够洗刷污名。韩国的自杀潮为何像曼陀罗一般快速蔓延开来?拨开那些致命的花朵,掘开其滋生的土壤,我们赫然发现,深埋其下的,其实是整个韩国社会的病根。

    自卑又自负的自我诊断

    历史上的韩国从从伽、新罗到高丽、朝鲜王朝,名称的变更永远摆脱不了在中日两国之前摇摆的属国身份。其文化也盘沿邻邦成长,深深打着宗主国的烙印。这种对外依附的成长让韩国人的性格谦恭而自省,而在近代韩国经济腾飞之后,这种原本内敛的心理却又发生了巨大的扭曲,极度渴望获得认可。这种强大的压力在普通韩国人当中存在,在演艺圈和政界更让人喘不过气。

    韩国的歌手大多从很小时就开始进入训练班,在长达七八年的刻苦训练后,少数学员才有机会出道,苦熬的青春年华在镁光灯面前以待检验,获得认可的人从此迈上康庄大道,而被民众漠视的艺人便很难翻身。女星U-Nee之所以悬梁自尽,直接原因是其新专辑预购不甚理想;凭借《那小子真帅》走红的郑多彬,也因作品无法达到前作的高度溘然离世――个人价值完全建立在大众的评价之上,不被认可的打击当然就足以致命。

    学者见解:韩国人重视他者评价,悲剧心理严重

    姜教授:韩国人比较重视别人对他们的评价,比如我虽然是一个大学教授,但我的学生都可以在学校网站上给我留言,比我年纪大一些的教授也很重视学生对他们的评价。对于韩国明星来说,当他们发生了一些事情,网络上就会出现各种不同的声音,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骂声,韩国明星又很重视其他人对他们的看法,所以这些发达的错误的网络文化造成了明星的自杀。至于普通民众,大家知道韩国在1998年经历了一次经济危机,社会上贫富不均的现象很明显,1998年到2005年期间,韩国民众自杀的原因大部分是因为生活过于穷困,而2005年到现在,普通人自杀的原因,有一部分是模仿明星,追随他们喜欢的明星做了傻事。

    马博士:《朝鲜日报》统计过,2006年韩国的自杀率在OECD国家当中是最高的。根据我在韩国生活的观察,韩国人的压力的确比较大,很多韩国上班族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据我观察,韩国演艺圈新陈代谢很快,很多演艺公司不断推新人,而且韩国演艺公司对艺人的控制也很严格,就像卖身一样。这是一些很具体原因,再大的原因也跟他们的文化有关。我看过一篇文章,讲韩国人内心深处有一种悲剧性情绪,总是觉得自己民族是一个受到很多伤害的民族,多灾多难。那篇文章对比日本作分析,相对而言日本人的悲剧心理还没有那么严重。韩国在历史上,确实也夹在中日之间,受到过中国的侵略,也受到过日本的侵略,不断受到过打击、灾难。

    保守传统的男权社会

    因自身文化的稀缺,韩国人对传统的维护简直过犹不及。受儒家文化影响,韩国维持着有着分明的长幼尊卑,而多年延续下来的男尊女卑更是成为整个社会默认的准则。在男权的压力下生活的韩国女性常被作为影子对待,故而事业成功的女强人在那里不受欢迎,离婚单身妈妈更是几乎成为“贱民阶层”。这样根深蒂固的偏见与蔑视,自杀女星之一的崔真实作为一个遭受家暴、婚姻失败、带着两个孩子生活的单亲妈妈,自然深切体会。崔真实之死,美国《时代》周刊认为韩国社会负有责任。令人错愕的是,即使接二连三因为性别歧视而发生悲剧,韩国的舆论仍然对离婚的单身妈妈生活在保守的韩国社会所承受的痛苦三缄其口。

    经济高度发达的韩国俨然已成长为一个现代化国家,然而,他们的思想依然固步自封,并时刻手握一条准绳,不仅喝令自己在其中循规蹈矩地生存,更对任何一个企图迈过这条线的人群起攻之――25岁的李恩珠在《红字》中有热情演出,这为她带来了作为演员的声誉,却无法见容于保守、传统的韩国社会,最终把她推下千夫所指的深渊。在这堵陈旧的墙下,一个倒下的李恩珠身后也许是更多个的李恩珠。

    学者见解:经济高度发达,观念特别守旧

    姜教授:虽然韩国在经济方面发展迅速,许多大公司和中国公司一样都在制作世界第一的产品,但是韩国人都希望将传统文化守卫下来,捍卫传统文化的意识在韩国人心中很强烈。不过,韩国经济高速发展与传统文化相对传统之间的反差正在缩小距离。我现在教心理学,接触到的学生、学生家长、其他教授,都感觉到大男子主义的情况越来越少,我们自己也觉得大男子主义不太好,我们希望把好的传统保留下来,不好的慢慢淘汰掉。

    马博士:跟中国比,他们妇女的地位是比较低,而且妇女的就业率也比较低。印象之中,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妇女的就业率在30%-40%,21世纪之后,妇女就业率每年逐步上升,但到2005年,韩国受过高等教育的妇女就业率也只有58%左右,在发达国家中是倒数的。很多韩国妇女已结婚就不上班,在家带孩子,包括很多上过研究生、博士的女性也是这样。实际上你说它不开放吗,也不是。但总体上跟中国比,它的传统意识也更多一些,他们在朝鲜时代,一直受着儒家文化的影响,特别是受中国宋明理学的影响非常大,等级意识也比较强。这套儒家思想,他们坚持得比中国还要纯粹。

    铝锅根性与暴民效应

    韩国人的性格被称为“铝锅根性”,意为小火一烧就迅速聚热,火一关马上就冷却。他们容易被煽动,在激动的情绪下往往丧失对是非的判断,而跟随大流做出过激行为。最典型的代表,无疑是韩国让无数明星避之不及的ANTI――“明星抵抗组织”。明星的过激反对者结成盟派,在网络上发表对艺人不满的言辞,甚至对他们进行投毒或0。在韩国,只要明星一出道,他们的ANTI网站也随之成立,这是韩国娱乐圈独有的现象。

    韩国模特儿兼演员金智厚,不堪公开同性恋身份后受外界歧视在寓所自缢身亡,身故后20万网民到他的博客上浏览,当中仍有不少人出口恶意中伤。一名女职员在网上散布崔真实放0的不实谣言在网上蔓延开来,一度有一批人公开称她为“全韩国最歹毒的女人”,这也成为压垮崔真实精神的最后一根稻草。无所不在的歧视和偏见,偏激而无休止的抵制和伤害,让接二连三的艺人走向死亡。可悲的是死者已矣,流言蜚语依旧难以停歇。

    学者见解:有时候爱钻牛角尖

    姜教授:我不认同,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判断,只是现在随着科技发达,网络文化也发展很快,泥沙俱下,对于10多岁还没有形成稳定性格和自己价值观的孩子来说,容易受到影响。

    马博士:韩国这个民族,叫韩民族也好,叫朝鲜民族也好,有时做事情比较极端,这个极端不带褒义或者贬义,只要他觉得是正确的就会坚持,坚持就会钻牛角尖。2003年我还在韩国时,有一个世贸组织在墨西哥召开的关于农业方面的会议,韩国一个非政府组织者去抗议,也自杀了。2006年在香港也开了一个关于自由贸易的会议,韩国去了很多人抗议,暴力抗议的方式在香港都没有见过,后来逮了不少人。他们认为只要是正确的事情,就会一直坚持去做。用中国话来说,就是他们做事比较刚烈。

    THE END:启示录

    面对艺人自杀潮,韩国官方应对机制迅速启动。《崔真实法》、《张紫妍法》在两位明星去世后紧接着落实为条文,体现了韩国文化部门的经济洞察力。娱乐圈的各种弊端没有国界,如果对韩国的自杀应对机制置若罔闻,迟早我们的华语明星也会追随崔真实,在房梁上一道领悟人体造型艺术的真谛。

    《崔真实法案》:流言与1的双行道

    崔真实死于外部流言与自身抑郁症的夹攻;《崔真实法案》针对这种“众口铄金,积毁销骨”的状况,以实名制来限制粉丝的留言,留下日后追查的证据。然而对于明星的臆测、幻想乃至意淫都是公众消费明星的一部分,所以法案保留了一个范围:“日用户超过20万的网络媒体”、“30万的门户网站、视频网站”。这部法案一方面为明星的名誉建造了防护围墙;另一方面也宽容了小圈子里的流言,对明星的特权监察留了余地;概言之,它为娱乐圈流言和1保留了双行道,粉丝们各有各的言论出口。就“实名上网”与“1保护”之间的平衡关系来说,这部法案是一个较为妥善而且可资借鉴的解决思路。

    《张紫妍法案》:给奴隶一把枪

    考利昂老头子拿枪顶着经纪人脑袋,“一分钟之内,不是你的脑汁就是你的签字落在这份合同上”。《教父》所有经典镜头里,这个解约场面最让众艺人暗爽。针对张紫妍自杀暴露出来的“奴隶合约问题”,韩国官方虽不能模仿意大利黑手党的做法,不过可以通过《张紫妍法案》,以变通的方式把枪从谈判桌底下递给艺人。

    《张紫妍法案》的核心内容包括:韩国经纪公司在与艺人签订合同时,必须先要将合同上报给文化体育观光部长官进行审批;未成年艺人签约前还必须要取得监护人的允许;推行标准契约,经纪公司与艺人签约时必须要以标准契约书为范本,不得私自增加或是删减条例。

    “奴隶合约”的出现部分源于韩国娱乐市场的狭窄和竞争激烈,而中国娱乐圈以地域的广阔、消费群的庞大抵消了这种合约压力。模仿韩国式合约的天娱公司,遭遇了陈楚生、何洁、尚雯婕的解约潮,原因是中国艺人市场实现了充分竞争,经纪公司为了利益不惜重金挖角。另一方面,中国艺人并不像韩国艺人对“陪酒”、“潜规则”那么敏感。从实际应用角度来看,中国娱乐圈不需要《张紫妍法案》,这真不知道是让人该高兴还是悲哀。

    心理干预:告诉树洞,或者告诉医生

    面对明星自杀问题,韩国经纪公司开始着手向心理学界求援,引进心理医生持续关注艺人的心态,每月定期为艺人做心理咨询,消除精神压力。即便官方不出台强制性措施,经纪公司也要在赚钱艺人跟自杀之间筑一道心理防线。

    对中国娱乐圈来说,崔永元在抑郁症防治工作方面功不可没,但艺人仍然对众多心理问题熟视无睹。刘谦在南京演出现场当众大哭,这是害怕未能实现预期目标的心理崩溃前兆;金莎给自己的博客留言,对自己颇多赞美,看似幼稚的动作是长期得不到肯定的挫败心理折射;谢霆锋在艳照门后的访谈里挑衅性词语、负面言论猛增,也是没有心理安全感的表现。

    王家卫《花样年华》里有个著名的树洞,里面盛着梁朝伟的心事。心理咨询比树洞的高级之处在于,心理医生会跟人有互动、有交流、有排解。但医生毕竟不是可以用茅草和泥巴封口的树洞,明星的内心隐秘很有可能被心理医生泄露。在模仿韩国实行心理医生干预制度之前,中国有必要建立健全的心理医生职业规范。好莱坞心理医生机制运行多年,尚未有泄密事件。每次心理治疗都有录音,保存方式极为严格。而中国只有空泛的心理医生职业道德守则,没有成文的规定和处罚措施;这就是心理医生要跟树洞竞争明星客户的原因。

    揭幕组总结

    姜教授:《崔真实法》已经通过了,这个法规很严格,网民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随意在网络上对明星进行人身攻击和谩骂,相信这个法出台以后,类似事件会少很多。

    谭杰文:现在的韩国经纪公司的确比以前警觉一些,也更积极跟艺人沟通,我知道是有一些改善的。

    马博士:现在还没有实际颁布,从改善艺人生活来看现在还很难说。韩国毕竟是一个东方社会,再健全的法律也不可能管所有人的行为。那种等级意识是根深蒂固的,有明文的法律规律也不见得适用。

    马雪:韩国经纪公司现在对艺人的心理素质比较重视,如果艺人在做练习生阶段各方面表现出性格上不适合做艺人,公司会对其进行教育和开导,如果还是不能有所变化,会考虑开除。有些心理素质不好,并且做艺人心态不端正的,很可能被公司中途开除或雪藏。

  

上一篇:韩国名人的心理之困:自杀是韩国的流行病(1)
下一篇:韩国发现350年前女性木乃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