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韩国旅游网 > 韩国 > 韩国

韩国生活记

转眼已经进入寒冬了,我却忘不了刚逝去的秋。在韩国大田转眼已过完了两个秋天,我也将在这个冬天里回国了。我的一年半客居异国的生活终于有了尽头,人生又将漂泊到熟悉的祖国热土,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我的心里却有一丝惆怅,因为这段异国生活成为完成时,退在记忆中的一切总会慢慢淡忘。终于强迫自己写点什么了。

    从我的宿舍青云楼到又松塔边的中文系办公室,经过图书馆,运动场和社会馆,再一个下坡便是又松塔,又松塔高20多层,是老城区大田东区最高的一座楼了。楼顶有韩文的“又松”和英文“tower”,非常醒目。我出远门的时候,寻找情报大学,又松塔便是最好的定位点。中文系便在又松塔边上,一个五层的教学楼的楼里,三楼有悬空通道与又松塔楼联结在一起。我有时从又松塔楼去中文系,有时从另一处一个侧门直接进入中文系所在的楼。中文系在五楼上。五楼北面是美术系,南面是中文系,它的韩国标准名称是“观光中国语通译系”。中文系只有两名正式韩国教师,朴老师和具老师,都在中国留过学,拿到博士学位。朴老师是北京师范大学童庆炳先生的弟子,具老师是台湾大学毕业的。我是中韩两边学校教学交流来的,另外还聘请了两个临时授课教师。中文系目前只设两年制专科,现在二年级有三个班,一年级两个班,学生在校人数近百人。我被安排教“汉语会话”课,二年级三个班,一年级一个班,每班每周四节课,共十六节课。

  

    我在系里有办公室,韩国人称“研究室”,一间很空的房子,有着很实用的办公桌和椅子。第一学期电脑在研究室,我需用电脑,是有空必在研究室的。教学楼晚上十点关门,周六下午0关门,周日不开放,这给我带来不方便。星期天一天不能用电脑,而星期六下午常常在研究室忘了时间,结果回宿舍时才发现门都锁上了,出不去了。终于发现通往又松塔楼的悬空通道一侧墙上有一根管子,我可以顺着管子滑到地上,便出了楼。也曾翻窗台,借助墙上的凸凹处下降,再跳到楼外地上的。后来电脑让我搬到宿舍里,便方便多了,没课便在宿舍里。

    韩国大学生的活动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中文系每年秋季十一月份一次“中通同心”文化节,学生们编演许多精彩的节目。这时便有相邻的又松大学中文系的师生们来观看。演出后,便到烤肉店欢宴,还要去酒馆喝酒狂欢,这几乎成了习俗。节目主要有朗诵汉语故事、唱歌、表演话剧,朴老师便会表演他在中国留学时学的太极拳。其中的学生汉语朗诵节目由老师打分评奖。又松大学中文系是本科,规模大,每年一次“晨曦庆典”文化活动,情报大学中文系的师生也去捧场,也在十一月份举行。两系的文化节日相隔时间很短,合成一段好日子。又松大学中文系演出话剧,场面大,时间长,剧本按中国电影改编的,去年是《倩女幽魂》,今年是《我的兄弟姐妹》,表演得都很好。我参加的系学生活动还有开学初的迎接新生晚会,春游,五月十五日的庆祝教师节仪式,毕业生晚宴等,有的活动的见闻我已写出了文章。

    又松情报大学和又松大学,还有又松工业大学,都是同一个资本家办的私立大学,前两个学校有来自南京、北京、成都的中国交流教师六、七人。我们身在异国,自然有着亲近感,便形成了一个中国老乡小圈子,也有着一些约定俗成的习惯。一个教师交流期结束了回国,大家要送行;新从国内派来的教师到了,大家接风,都是到韩式餐馆,以吃烤肉居多,因它最有韩国特色。在中秋、元旦等节日,几个中国老乡聚一聚餐。有时相约一起爬山。学校东面的鸡足山便爬过多次,高峰上俯瞰大田市全景,房屋鳞次栉比,而东北方的大青湖在群山环抱之中,是大田市的供水源,如一面多边形的明镜。

    鸡龙山在大田市的西郊,约一个多小时的汽车路程,是韩国国家级森林公园。金秋,一行五个中国老乡下了直达的公共汽车,经过商业街,来到景区,便看到牌坊、庙宇题的都是汉字,仿佛是在中国。鸡龙山有特点,乃是供游人作登山活动的,登山道只是简单的不规则石头稍加修补,近乎自然的山道,爬起来很累,却是登山爱好者满意的。进了公园大门,一条长路延伸在两条并列山脉的夹谷谷底,与谷底溪沟伴行。因是秋天,沟溪的水断流了。行到沟溪尽头,便是两条山脉的合龙处,悬崖上有瀑布,是溪水的源头,也因季节缺水了。从此处便真正地向上登山,山势很陡,到了山腰,同行的两位女士累了,已来过一次的老乡说还有很长的路,大家怕时间不充裕,便下山往回走了。说起在韩国的旅游,也去过一些地方,如汉城的南山汉城塔、景福宫、汉江边,德裕山的茂朱滑雪场度假村,还有乘飞机去乘飞机回的济州岛等等。

    在我的印象里,韩国的秋天最美。大田的城里多枫树、柿子树,山上多毛栗树。我们学校在东区紫阳洞。这里是老城区,几乎家家二层小洋楼,院子里总是长着多棵柿子树。一到秋天,红红的柿子挂起了小灯笼,在叶子渐稀的枝头特别醒目。有的一直挂到冬天,主人也未采摘。这一片住宅区几乎无柿树不成宅。校园里有许多树,枫树多而靓眼。每次从宿舍去系里,经过的几处枫树,随着季节的变化都牵动着我的心绪。我觉得社会馆附近的几棵枫树最美,枝叶茂盛,红得纯粹。我每次上班都在树下经过,曾采过几片枫叶带回宿舍,很快枯萎了,便不再采撷。枫树由绿变红,又落尽寒枝,我从树下便如此地经过了两个秋天,客愁随着冬天的来临而加重。东面的山上,所谓层林尽染,秋天登高,一大片一大片火红,醉了旅人的心。毛栗树生长得多,在我感到新奇,我的故乡安徽中部巢湖山地是不曾见到毛栗树的。我与游伴在树下能见到不少落地的栗球,剥开带刺的毛皮,便见到毛栗藏在里面。

    有一次,我与游伴参观过尤庵史迹公园以后,翻过公园后山,下到一处山坳,里有一个广场,过广场再上山,看到山坡上有许多柿子树,柿子正红,稀叶正红,如一株株熊熊燃烧的火炬,真是秋的绝佳意境,我被眼前的境象迷住了,久久不愿离去。东边山上玩,常常看到许多老人和妇女用旅行包背着许多饮料罐,或年轻人骑摩托车带着水箱去山泉取水。我在附近的山上发现三处,人气都很旺。几乎每天黄昏取水人不断。山泉都经过人工修建,用自来水管导出,有两处还可以用开关调控。最近处的泉水上加盖了雨蓬,通了电灯,附近平地上还有体育健身器材。我与游伴在周末常常来这儿玩,看人取水,在绿树三边合的山里久坐,领略脱离凡尘的清幽意境。韩国人喜欢饮山泉水,韩国人在山上到处开出平地,安放体育健身器材供游人方便。

    我的宿舍在青云楼六层上,一室一厅一厨一卫,面积近三十平方,大小和设施都比我在南京的住家好多了。自来水龙头左边开是热水,右边开是冷水,水电和管道煤气供应都很正常。特别是冬天,体现出韩国建筑的特点来,地板上有地暖,散发热气,房间里非常暖和。住房有地暖是韩国的常规,建房子时便考虑了建热水产供设备和在地上预埋热气管道。因为是学校的宿舍楼,由校工专门管理,住起来非常方便。房间里有学校的局域网可以上网,电脑搬到宿舍后,上网很方便。打发异国的寂寞,网络成为我寻访祖国网站、寄托游子乡思的最好途径了。交了固定的管理费后,用电和上网都不再另收钱,便在假日没有节制地网上冲浪。

    学校虽有食堂,但我自己烧着吃更方便,便有上街买菜的活动。与老乡约好时间,一起去附近的LG超市,或者去稍远的火车站大菜市场、东方超市,有时也去东部汽车站附近的homeplus大型洋超市。我们买的是韩国菜,做的是中国菜,吃着可口。到外出聚餐或参加学校活动的时候,便有吃韩国菜的机会。许多叫不出名字的,印象里,烤肉、参鸡汤,非常有韩国民族地方特色。烤肉吃法是,猪肉为主,也有牛肉、鸡肉或鱼,放在火盘上烤熟,加上一些助料,用手拿生菜叶包起来吃。参鸡汤便是鸡肚里包米饭和人参,煨成汤。韩国人喜欢吃生的植物,如生菜、白菜、芝麻叶,从吃烤肉上便可看出。当然,腌制成泡菜吃更是习俗。韩国菜少放油盐,以辣和清淡两味为主。韩国人参多,人工种植广,到处有卖人参的,好的多年生的很贵,一般的则做菜吃。大田附近的锦山是有名的种植人参的地方,锦山人参市场很有名气。

    在韩国一年半的生活里,除了工作上课,与师生老乡交往,我主要上网,读关于祖国的信息,写文章在论坛发贴。因为在网上发贴文章,引起一些人的注意,便交了不少纯粹网络意义的朋友。便有一个住在韩国益山的华人邀请我去玩。他与我姓同名同音,又都在韩国,也是缘分,通过网络联系上了。他在苏州大学读研究生时正逢1,被人推为骨干,工作后一直受到政治上的压抑,终于远赴韩国,与一个韩籍华人的女儿结了婚。他正在圆光大学读博士,说接待我之前接待过孔庆东,他正等落实韩国国籍。我去益山,在他那儿住了一晚,遇到天津社科院的张老师,我们畅谈了一晚,在中韩两国的比较中颇多感慨。我也曾经拜访过大田华侨小学的负责人周老师吕老师夫妇,写了一篇访问记,在网络上贴出后,被人民网推荐进专题。在韩国期间的这最后半年来,近乡情更怯,我网络文章几乎不写了。回国以后,上网要花很多钱了,异国的寂寞转化为工作和生活上的劳累,我会戒网了吧。

    拉拉杂杂地写了这些,毫无条理,我便收尾吧。快要回国了,旅韩一年半的生活快要结束了,但这段生活将永远值得我回味。而回国后等待我的艰辛生活,我默然挺肩以待。

上一篇:韩国:见识绝色人造美女  
下一篇:汉城 看不见“野蛮女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