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韩国旅游网 > 韩国 > 韩国

在汉城喝酒记  

我曾有一个很好的韩国朋友,此公姓梁。梁先生是一位很爽直的人,大家脾气比较投合。那时我们在谈合作,某天,梁先生跟我商量,说,p,我想拜见一下开发区的邢主任,你能否帮我安排?我说好,没问题。因为我和邢主任比较熟。

  会见中,大家聊得很好,比较开心,邢主任就问到梁先生:你在开发区有什么不便的事情没有?我这位比较爽直的韩国朋友就直言说,就是阿,晚上有时出去活动一下下,就会碰到警察检查,要问很多的话,很麻烦。邢主任说好,我给你写个条子,以后碰到警察,你就出示这个条子,他们就不会为难你了。会见便结束了。

  

  后来,这位仁兄就比较烦,他老是急切地问我,p,邢主任答应我写的条子呢?我哭笑不得,告诉他,那是邢主任的幽默,一个领导,怎么会给你写这样的条子呢!于是梁先生很失望。

  但我们还是好朋友。我们在大连都是光棍,便免不了晚上经常地聚会,喝酒。韩国人好像很多都是酒徒,酒喝高了就会发疯。我还有一位韩国朋友姓李,是个公子哥。有一次半夜给我打电话,说想出去喝酒,想让我陪他。我好不愿意,但国际友人嘛,只好从床上爬起来。我们就到了一个叫樱花的酒吧。李先生那天很有兴致,他就豪气干云,喊服务员,拿酒来!服务员便问,先生您要什么酒?李先生说,青岛啤酒!服务员赦颜,回说,先生我们这里只有日本啤酒,您看您是不是要朝日?李先生便很不悦。后来又要买烟,结果酒吧里也没有中国烟,只有日本烟。李先生便大发雷霆,使劲地拍了一下桌子,嚷了起来:你们中国的酒吧,为什么只有日本的烟和酒?喊声很大,当时就把酒吧里坐的日本人震呆了,那些日本人面面相觑,非常地安静。我便把这位仁兄拖出了酒吧。

  梁先生是个房地产专家,他的领域地位是我在汉城亲眼见到过的,不必怀疑。这老兄喝高了的时候,有一次把他那价值20万元的手表摔在了地上,说p,我愿意交你这个朋友,这表就是我们的见证!

  那年去汉城,就是梁先生力邀我去的。他说要让我见识见识韩国的房地产业。

  去韩国就要做些准备,我便向一些朋友征求意见。便有一位朋友告诫我,在韩国,你千万要小心炸弹酒呵。这种酒,有酒量的两杯就趴下,没酒量的一杯就钻桌子底下!炸弹酒是什么酒呢?简单说,就是各种酒混在一起喝。比如一大杯啤酒里放上一小杯的白酒,喝的时候,两种液体就混到了一起倒到肚子里。我说,我记住了。

  在汉城的那些日子,梁先生很忙,我们各自活动。到了快下班的时候,梁先生便打来一个电话,说今晚去什么什么地方吃饭。吃饭很简单,大概就是一碗面条什么的。然后梁先生就会说,走,喝酒去。他会找一些朋友,到一个酒吧。酒吧里摆放着一张很长的长条桌,桌上放了许多的白酒、啤酒和小菜。他的朋友陆陆续续地来了,大家很轻松地打招呼,聊天、交流一下资讯。喝酒的时间可长可短,全关乎心情,中间还会有人走了,有人来了,和中国人的习惯比似乎没什么特殊。两三个小时后,就该转入下一个节目了,那就是去夜总会。在夜总会还是喝酒,但不过有舞台表演,有铜管乐队震耳欲聋地伴奏。在这种场合大家喝酒呢,就近乎发狂。结束了夜总会的狂野后,一般来说就结束了一天的忙碌,该各自回家了,这时已是午夜。也许还有其他的活动,但我从未参加过,因此便不知晓。

  据说韩国人都是这样待客的,我问过一些人,经历大同小异。

  有一天,也是我要启程回国的前一天晚上,我终于见识到了炸弹酒。

  这一天,在一个酒吧里喝完酒后,梁先生说,走。我们去见一些朋友,这些朋友是些重要人物。他不多说,我也不多问,就上了车。

  我们到了另一个酒吧。我们进了一个很大的房间,房间里有一张大长条桌,长条桌旁已坐满了人,有男有女,大约十几个人。

  梁先生和其中一些人打招呼,亲热地开些玩笑,看来他们很熟络。

  说话间,侍者已上来开始操作,开始调酒,我一直注视着这个操作。侍者先是端来一大盆水果浆肉,然后把两瓶白酒倒进去。韩国的白酒一般是25酒精度,酒味儿很纯。然后再倒进去四瓶啤酒。然后用一把筷子搅拌,直到搅得很均匀。我心里吃惊道,难道这就是炸弹酒?有朋友已经告诉过我这种炸弹酒的调制方式。

  一位年轻人站起来,开始致祝酒词。他说,梁先生是我们的老朋友,梁先生带来的中国朋友,自然也是我们的朋友。为了我们两国的友好关系,我建议,大家干一杯!

  调好的酒已经倒进了每个人面前的杯子里,大家纷纷举杯。而我很尴尬,我怕喝进这炸弹酒我会失态。于是我站起来发言,我说,很感谢在座的各位朋友,给了我一次和大家结识的机会。但是,我个人,实在难于喝下这一杯盛情的酒,因为,因为,第一,我实在不会喝酒;第二,我感冒了。

  于是,便有一位先生端着酒杯来到了我身边。他说,p先生,您知不知道我们这些人是干嘛的?(梁先生确实没告诉我他这些朋友是干嘛的)我们这些人是韩国最高检察院的。您昨天看了消息吗,韩国的一位高官被起诉了?这就是我们这些人办的案。我不知道中国的检察官的地位,在韩国,检察官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今天我们请您喝这杯酒,请您无论如何赏光要喝下去。我也回了几句,我说我不知道韩国检察官的地位,我是外国人。很抱歉,今天因为身体的原因,我实在无法从命。

  这时梁先生便出来打圆场,他说,p先生确实不会喝酒,这点请各位原谅。那么,我代p先生喝这杯酒,为中韩两国的友好关系,干杯!

  后来嘛,场面也缓和了许多,大家热烈而兴高采烈。我呢,在混乱中也偷着尝了一下炸弹酒,觉得其实并不是很烈,味道还甜甜的,不难喝。后来有人又过来劝酒,我就作出一种实在推却不掉的姿态,喝了一杯,也因此便融入大家欢乐的气氛中去了,直到尽兴而散。

  以后我离开了大连,等到安定下来再打电话找我的韩国朋友梁先生时,据说他也回国了,而我没有他的其他电话号码,就此便失去了联系。我也再没有机会品尝炸弹酒了。

  用不同的酒或其他液体混合起来喝,也许会产生一些奇妙的口感,鸡尾酒不就是这样嘛。所以我们不妨把炸弹酒看作一种文化,那样就比较好理解一些韩国人的嗜酒了。

  

上一篇:韩国的冬季恋歌
下一篇:游韩国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