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韩国旅游网 > 韩国 > 春川

春川·江原道·冬日恋曲

2003年12月24日06:00 静寂的春川机场,她接到了乐文的电话,那个她曾经和现在都深爱的男人,她或许还会爱他更久……

   到达春川是在傍晚的时候。下飞机时,发现春川皑皑白雪银装素裹。“这是春川的第一场雪。小姐你可真幸运。第一次来春川,就遇到了初雪。大家都说在春川初雪的夜晚,只要你诚心祷告,你的愿望就能成真。”空姐用英文好心的提示。她是一个典型靓丽的韩国女人。黑白分明的瞳仁,高耸的鼻梁。穿了件蓝白相间的工作服。我对她回应了一个善意的微笑,就快步离去。

   来春川的事我没告诉任何人。包括在汉城留学的男友乐文。我想我没必要通知任何人。这与他们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只是想望望春川。或者是撞撞运气,看能不能遇到初雪。结果很幸运,被我蒙上了。我想如果我告诉他,他一定要用训导主任的口气说,你真幼稚!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任性……

   我想干就干,放下所有的工作。忽然从千里之外的国度,跑到春川。可那又怎么样呢?我只是很想看看春川。

   我爱这个地方。我想留在这里。直到我想走的那一刻。

   下飞机,手机刚开机,就接到乐文的电话,果然如我所料。他一开口就骂,梨雪,伯父伯母打电话到汉城给我,说你失踪了。你现在在哪?他们都很担心你!你真幼稚任性,这么大了还玩失踪?真是大小姐脾气,我行我素……

   我想他遗忘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或许当初他根本忘记了我是他女朋友!越想越生气,我就愤怒地挂了电话。后来烦闷的电话又响了。我接起来。直接对着话筒骂,我就是幼稚,你管我!香蕉你个芭辣!电话的那头,传过一个怯懦的声音,他说,我…是…你主编。你的…稿件…什么时候交。

   我马上把声音变得又嗲又温柔。我告诉他我现在人在韩国春川,暂时无法把稿件上交。他却强迫我,不管用什么法子,今晚一定要到报社交稿子,要不然以后就不要出现。可是,现在最早回国的航班也要等到第二天早上啊!

   我突然很难过。我在那家报社当小编任劳任怨三年,结果就得到了“以后不要出现”的待遇。

   我就顶一句。不出现就不出现。我还怕你啊!就这么一句。我想我以后真的不需要出现了。我的工作就这么丢了。

   我就这么成了无业游民,孤身一人在下着初雪的韩国春川流落街头。

   看到街头恍惚的车灯,便挥了挥手。我告诉司机,我去春川的江原道。

   今年刚好是我和乐文分开的第三年。如果空姐说的没错,我要在这个初雪的夜里在江原道诚心祈求,我的愿望能够成真。

   而我的愿望是:午夜十二点,我要在江原道的圣诞树下,见到乐文。

   2003年12月25日00:00 不遵守承诺是罪吗?她转过身,不见他。她忽然发现自己无法再爱了。

   不记得谁跟我说过,如果爱得太痛苦了,就不要执拗了,不爱就不爱了吧!

   可是,真的可以说不爱就不爱了吗?

   那个男人,那个令你魂牵梦萦的男人,说没有了就没有了吗?他就这么消失了吗?你就这么停止去爱了吗?

   每次当我难过的时候,我就会离开原本的居所。看着稔熟的事物,特别怀念那些已离去的人。那是一次又一次的逃亡。只是这一次我逃得很彻底。

   在江原道的那一夜,我彷徨地不知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抬起头,雪白的雪花不停飘下来,淋湿了大衣。街上放着暧昧的韩语圣诞歌,我听凭着冰冷的歌起浮吹不散。人潮汹涌,我被推进迷失了一些东西。我试着用自己的眼睛抓住乐文的影像。我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我知道他不会出现了。

   很多东西遗忘了就不会再记住,正如承诺。

   耳边索绕乐文熟悉的话,无论如何请等我三年。三年之后,在你生日那天,我们在你最爱的春川江原道重逢。那时,我永远都不离开你。

   我绞尽脑汁地让自己相信奇迹,他会来,一定会。

   我的自我安慰没有奏效。天亮了。我告诉自己,他不会出现了。我可以死心了。

   转过身,我对着圣诞树告别,平安夜再见!我的生日再见!初恋再见!春…川…再……见……

   我揉了揉眼睛,我不想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在雪地里我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2004年12月1日08:30 许多记忆无法抽离,她勉强地挤出这样一句话。

   今天,我约好了翔赫在西餐厅吃晚饭。我早到了。我总是习惯于早到的。

   一个中年的女子走过和我搭讪。小姐啊!用情太深是容易带来伤痕的。这句话,让我呆滞了一分钟。我反应过来时,中年女子已经消失无踪了。

   我的心情急转直下,变得郁闷起来。便走到马路上散心。

   二个小时后,翔赫找到了我,是在公园的长椅上。我望着他清癯而俊朗的脸。我的鼻子发酸,眼泪就滚了下来,我说,为什么?为什么找到我的会是你呢?

   翔赫走过来,紧紧地搂住我。他的脸令我感到温暖,他说,有珍,俊祥已经不在了。忘了吧!忘了他,好不好!

   我到底还要困顿多久呢?我是那么痛苦,可我一点也不想忘了他。我不想要遗忘。而那些无法言语的痛楚只是每每因思念,转换成了眼泪。

   韩剧《冬日恋曲》是我最喜欢的电视剧。我把这个故事略加修改用自己的写法描写了一部分,交给了我的现任老板兼主编罗蓝。

   我写得怎么样?我问他。

   他是个高大挺拔、温存宽厚的男子,嘴角有若隐若现的璨灿微笑。他给了我一个赞许的目光。

   当我准备开门离去时,他突然很温柔地说,梨雪,忘了吧!忘了那个男人,好不好!

   我抓着门把的手,颤悚了一下。我说,俊祥死后,有珍也是想过忘了他的吧!可那是刻在心里的记忆,你无法抽离它。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坚强的女子。可我所有的坚强都在那一刻溃败成花。

   2004年12月2日00:00 似乎注定要这样静静地等待着他,准备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狭路相逢,虽然已知道无可能。

   今天我在办公室,见到一个熟悉的侧脸,那么忧雅的侧面轮廓,隐藏在细碎的刘海之间,我的眼前一片漆黑,我——仓皇失措。从未想过世上有如此相似的人。他的英容像貌多么像俊祥啊!我看到他的两个嘴唇在不停地张开闭合,可一点也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我只是想用自己的眼睛纠缠住他。我只是想用自己的颤动的声线叫他一声俊祥。

   你怎么这么看着我?我跟普通人没什么不同吧?

   顿时,酡红爬满了脸颊。脸上灼热炙烧。我知道他不是俊祥。他的声音太浊厚了。我用微弱的声音说,你很像我认识的某个人。

   他抿了抿嘴,脸上有些暧昧的笑。那人不会是你的初恋情人吧!

   我悲怆地望了他一眼,眼泪在我的眼眶上打转。我用左手的食指、中指挡住了双眼。

   对不起——我逃跑一般地夺门而出。

   伤寒的天空在下雪,雪花在不停地旋转。旋转。打在脸上冰冰的。我在酒吧的门口又编起了《冬日恋曲》。如果我和乐文重逢,我又会是什么表情呢?然后我的胃一阵痉挛,我把靠在墙上的身体弯曲,便呕吐了起来。

   抬起头时,看见乐文干净的脸。他洁白的衬衣在风中呼呼作响。乐文就是这么突兀地在四年后出现在我面前。

   我们再次见面,我却狼狈至极。

   在他嘴角扬起的瞬间。我用冷漠的语调抢先说道,我过得很好。我过得一定比你好。

   后来,他缄默不语。只是把柔软的纸巾递给我。

   他说了七个字,却足以让我泪如雨下。

   他说,你要照顾好自己!

   2004年12月24日23:00 他是真的爱她的。她是真的知道的。可她无法消受。

   公司举行了圣诞聚会。罗蓝过来请我跳舞。我们一支接一支地疯狂舞蹈。

   他说,梨雪,你等了那个男人四年,难道还要这样傻傻地等下去吗?

   我睁着明亮的眼睛端详他。我已经停止等待了。那三年,时间已经耗尽了他对我的爱情。

   他答应我去汉城留学三年,在我生日那天,在江原道的圣诞树下,向我求婚。我略显疲惫地把自己醉意醺然的脸伏在他的肩头。他曾经说,要陪着我到世界的尽头。他曾经说,我永远也不离开你。他曾经说,我…爱…你……。可那一夜,只有我一个人在等待。他答应过,他真的答应过的。

   我抬起脸颊盯着他。从此,我发现自己无法再爱了。

   和俊祥长得很像的人,坐在暖炉的附近。那里还放着我要烘干的一双浸湿的鞋。

   暖炉发出温和而柔弱的光,映照着他瘦削而白皙的脸颊。他们有一模一样的脸。

   我走近,想抚摸这张在梦里萦绕不息的脸。他明显被惊吓了,回避地往后退了一步。我为这样的自己感到很厌烦。可是,又无法停止这种古怪的行动。俊祥真的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吗?他真的不在了吗?

   我的眼泪开始滚落,他抓住我要抬起的左手。他的右手冰凉刺骨。为什么隐藏你流泪的眼睛呢?不想让别人看见吗?或者只是为了不让他看见,是吗?

   我被他猜中了心事,正窘迫地想转换话题。敲门声在这时传来。我站起身准备开门。

   等一下。听完这句话,再开门。我听见他用颤抖的声线说,对于死去的人,遗忘是最好的礼物,忘了我吧……

   打开民居的门。有一个人紧紧地搂住了我。他像阳光一样的温暖和煦。我在恍惚中,看清了翔赫清癯而俊朗的脸。一定冻坏了吧!听说滑雪场下起了暴风雪,我就从春川赶来这里。你很冷吧。赶快穿上。别冻坏了。翔赫为我披上了毛皮大衣。

   我说,翔赫,你掐我一下吧!

   怎么了?

   刚才…刚才…我见到一个和俊祥很像的人。他就和我坐在暖炉的附近。翔赫惊诧地望着空荡荡的屋子。除了你,这里没人啊!

   我用手紧紧地攥着毛皮大衣。不是的…我…看到的…是俊祥本人。他对我说,对于死去的人,遗忘是最好的礼物…他还说,忘了我吧!他是这么说的。

   我的眼睛在沁泪。心如刀割一样的刺痛。

   俊祥来见我了,他在十年后才来见我。他却是要我忘了他。他要我遗忘。他是这么说的。

   翔赫怜悯地望着我。他缓慢而坚定地说,有珍,嫁给我。我要照顾你一生一世……

   2004年12月25日00:00 一些记忆闪过,他们错过的是永远在一起的时间。

   罗蓝把我拖出了聚会厅,我喝了太多的酒。用酒来令自己沉沦,不失为一种好办法。

   街上阴冷的风穿透了我的身体。他下意识地用手搂紧我的腰。我忽然发觉很多时候,女人不是需要一个她爱的男人。而是一个令她温暖的男人。

   我的手似乎碰触到一种熟悉的物质。手指一阵虚空。下雪了。街上的行人开始叫喃起来。然后,我又开始流泪、呕吐。像那个喝醉酒的夜,四年之后我再次遇到乐文。他除了关心的话,我俩已是无言以对。

   原来,我们错过的是在一起的时间。

   寒冷深入骨髓,我的灵魂迅速地空洞下去。

   我问罗蓝,你愿意娶我吗?他呆滞了一下,我说,不愿意算了。当我没说过。

   他微笑地露出自己洁白的牙齿,我没想过幸福来得这么突然。

   2004年的圣诞节,一个有着俊朗微笑的男人就这么被我俘虏了。我在25岁的时候,意外地收获了婚姻。

   圣诞节的开始也意味着结束。我的故事和我编织的故事一起走到了尾声。

   不过是些支离破碎的片段而已。我想。

   圣诞节那天,我要求翔赫陪我到江原道去游玩。我从他眼里看到一缕忧郁飘过。我对他说,不要紧。一切都过去了。不是吗?我只是去告别的。

   大广场的人们都在倒数,“10、9、8、7……”。圣诞节即将来临。

   等数到“1”,我发现自己泪流满面。我似乎看见俊祥在人群间不停地穿梭。后来,车辆越来越多。可他仍然在疯狂地奔跑。然后,开动的卡车迅速煞车,周围一片混乱。煞车的声音被大家齐喊的“1”所掩盖。雪白雪红。

   有珍……

   一切又回复万簌俱寂。

   翔赫说,走吧!午夜十二点了。我点点头,是啊!午夜十二点了。灰姑娘的梦要醒了。

   我转过身。在圣诞树下,望见俊祥对着我挥手,我知道他说得还是那句话,忘了我吧……有珍……

   我的心里不再痛楚。

   他终于消失了……

  

上一篇:韩国春川馆
下一篇:春川游

.